揭开古戏台的神秘面纱

揭开古戏台的神秘面纱

发布时间: 2008-06-11 00:18:46 星期三 责任编辑: 朱嵬嵬

来源: 浙中新报

上胡村古戏台。

敦伦堂侧门外观。

亭亭桂花树。

这就是戏台下面的水窖。

胡顺良老人站在戏台上,仿佛找回了当年的感觉。


记者 罗江红/文 杨霄/

  义亭镇上胡村人以前有习武的风尚,也有爱看戏的传统,这两个爱好,现在都凝固在村中胡氏宗祠里的那个古戏台上。在义乌,宗祠并不少见,但在宗祠里头搭戏台的并不多。据金华艺术研究所所长包华升介绍,像这样建筑精美而保存较为完好的戏台,更是不多见。这样的戏台出现在义乌的乡村,也有其深刻的历史渊源。

    还记得当年看《铡美案》

    包华升说,现在有些年轻演员看惯了大舞台,很难想象早时候的演员能翻着跟头从戏台的这一头到那一头,觉得非翻晕不可。但如果这些年轻演员能实地看看以前的戏台,这个问题肯定就不存在了。比如上胡村胡氏宗祠里的戏台,10多个平方米,从那头翻到这头,两个跟头足矣。翻得太过火,说不定还得掉到戏台下去。

    小而精,是上胡村这个戏台的最大特色。戏台顶为两层屋檐,檐角飞翘,各有一条大鲤鱼衔着。顶部正中有一只巨大的陶制葫芦,瓦当上有“天下太平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走上戏台,仰头往上看,正中有图案,据说原来雕的是龙凤图案,后来木板被偷走了一半,只剩下凤孤单地栖身在这里,那条龙不知去向何方。

    从观众席往戏台望去,正中高悬一块牌匾,上被油漆涂抹,还写着“斗私批修”四个大字,原来牌匾上写的是什么字,已经无法确认了。但牌匾角落里还能隐约看到“嘉庆甲戊年”几个字,可以推断这个戏台就是在清朝嘉庆年间搭建起来的。可以想见,戏台刚建成的时候该是多么华美。

    围绕着戏台,有半圆形的两层楼建筑。据说戏台两侧楼下的两间是以前演员休息化妆的地方,楼上那隔成一间间的是“包厢”,有钱人可以惬意地坐在这里,隔着矮矮的木栏杆,以平视的角度看演员演出。

    义乌是婺剧义乌腔的发源地,也是婺剧非常流行的地方。上世纪30年代,上胡村的胡志钱创办的胡鸿福戏班,在当时颇有名气,演出的足迹遍布金华周边地区,甚至远至江西。据说胡志钱思想比较“前卫”,受当时上海等大城市京剧革新的影响,开金华戏使用布景的先河。而且胡鸿福戏班排的戏新,演员阵容强大,戏班的行头也比较好,所到之处,很受欢迎。

    老家就在上胡村的金华电视台38频道《百姓零距离》主编胡法林说,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趴在戏台前看《铡美案》时的情景,戏演到要开铡陈世美的时候,锣鼓声急成一片,小孩子就特别激动,因为太想知道铡刀是怎样的,又是怎样铡的。当然,戏里的铡刀只是一把木制的可以开合的道具刀,陈世美当然也没有真的人头落地。但当时看戏的热闹劲,仍好像在宗祠的梁柱间缠绕,经久未去。

    牛腿、水窖和桂花树

    上胡村胡氏宗祠叫敦伦堂,三进结构。因为戏台上的匾额留下了清朝嘉庆年间的线索,所以村里人推测宗祠的修建年代应更为久远,也有可能是明代的建筑。

    现在的宗祠外观颇不起眼,因为被抹上了白石灰,有的地方还被砌了墙,甚至已经很难看出原建筑的风貌。

    走进祠堂,发现有几根木柱支撑着房梁。村民说,这屋子年久失修,再这样下去,可能就要倒掉了。更可惜的是,两个月前,祠堂里有两只雕刻精美的牛腿被盗,加上前几年被偷走的四只,已经有六只牛腿被盗了。被盗的牛腿,中间四只雕刻的是狮子,旁边两只雕刻的是鹿。村民回忆说,那都是雕工极好的牛腿。现在村里找了位老人住在祠堂里,管着剩下的“宝贝”。

    尽管敦伦堂经历了风雨飘摇,但它的华彩,就算岁月的蛛网也遮不住。那无言的石柱、石礅和石刻莲花座,那雕梁上刻着的“桃园三结义”、“连环计”,都向我们展示着发生在敦伦堂里说不尽的故事。这其中,最令人惊奇的是这里的一口水窖和两棵桂花树。

    水窖在戏台之下,据说有将近20平方米,水深约半人高。村民介绍,这水窖有三大作用:防火、调温和排水。木结构的古建筑里常可见一两口大水缸,但这么大的水窖并不多见。水窖里的水是流动的,下大雨的时候,周围的雨水流进水窖,再经由排水口流到外面的小溪里,所以水窖不会发大水,也不会没水,保证了这幢大房子的消防用水。

    后院里种着两棵高大的桂花树,有一棵树干都已中空,仍挺拔向上,直伸出两个屋檐之间,然后在阳光下舒展开枝叶,为屋子撑起芳香的伞。据曾在这里当过小学老师的胡美登老先生估计,这两棵桂花树大概已有三四百年的历史。到现在,桂花盛开的时候,仍让上胡村满村飘香。

    上胡村人早时尚武,据说敦伦堂里以前有一块牌匾,上面是“蓟州总兵”四个大字,这是指明朝戚家军里的胡天定将军。上胡村还出了另一个抗倭名将胡大受。据胡法林说,他的叔叔现在还能来几下拳脚呢。

    90岁的老人赶过来唱戏了

    我们在敦伦堂转的时候,来了好多村民,有几个人说唱就唱了起来。胡美登老师还从家里拿来一把徽胡,找了张方凳坐下,吱吱呀呀地拉了起来。包华升仔细听了听,说这是婺剧曲牌《报花名》。旁边的村民告诉我们,村上有一位89岁的老人,唱得很好,可惜现在住在义乌市区,不太找得到。

    正说着,一位身材高大的老人精神十足地闯了进来,大家叫起来:“来了来了。”原来这位正是

相关文章